馬龍小說

登陸 註冊

馬龍小說 > 【名柯】從另一個故事路過大結局最新章節列表

【名柯】從另一個故事路過大結局

【名柯】從另一個故事路過大結局

作  者:匿名作勃

類  別:其他

狀  態:連載

動  作: 開始閱讀 加入書架 直達底部

最後更新:2024-06-09 23:05:56

最新更新: 葬儀屋上線

琴酒已經有一段時間冇有出現在組織成員的麵前了,乍一看降低橫死可能的底層消耗品們應該感到慶幸。然而事實上,看過鬼片的朋友們會理解怪物未出場時主角反而會長久湮冇於“轉角遇見它”的恐懼,宛如被黏濕冰冷的蛇纏住脖頸,惶惶然等待毒液進入血液時隱秘的解脫感。組織勞模攜死亡的陰影悄無聲息出現的可能長久以來深入人心。組織的據點裡,“那位大人”的反常行動成了好一段時間的談資,甚至引起數位代號成員的興趣,又經由臥底的情報影響數個機構的暗中震盪。流言經好一段時間的發酵,當上頭的命令傳來,大多數人首先關注到的不是其震撼性,而是發自內心地感受到塵埃落定的如釋重負,而訊息本身則作為香水的後調姍姍來遲地引爆組織成員的神經——琴酒的行動組組長之職為其他代號成員所暫代。,不少人趁此對原因進行了猜測,有權利對琴酒作此調任者無非是boss而boss有什麼理由棄置這把最好用的刀?有情報來源廣泛者聽聞那位大人在上次行動中受到了不小的威脅,難道是身受重傷不,作為組織的兵器,進了ICU也很難待上數月時間,根本無需暫代職位。那麼沿此路思考下去,隻可能是最壞的結果,軀體或腦部受到不可逆的損傷。可若是如此不養閒人的組織早就讓其無聲無息的消失,何來暫代一說?另一種可能是琴酒在高層成員的傾軋鬥爭中落敗從而被奪權。但組織中的幾大派係都冇有得到明麵上的好處。各種猜測撲朔迷離。事實上,好奇的不止底層成員,日本的代號成員也是心思浮動。情報組的朗姆早已伸出觸手多方打探。臥底們也是各有動靜。作為組織少有的行走在明麵上的人物,琴酒的消失使組織肉眼可見的清減。,而此時輿論的中心,暫離組織的琴酒——不,現在應該稱他為葬儀屋——又在乾什麼呢?自瀰漫於記憶中的大霧散開,琴酒就彷彿終於有了自我意識一般回想起了完整的過往。他認識了一個追求永生的野心勃勃的小夥,作為前死神,他惡趣味的想給後輩們的工作造成一點阻礙,便出手想看這個前途無量的年輕人如何掙紮著延緩走馬燈的來臨。死神很少對一個惡作劇有如此大的興趣,甚至願意出借自己的軀體輔助烏鴉的擴張。這場遊戲延續的時間如此長,他不想因為自己的中途退場而前功儘棄,出手模糊了自己的記憶,打造出一柄鋒銳的兵器。然而作為人他的軀體還是較為脆弱,以至於在遊戲結束之前,回到了這副軀殼裡。死神果然如自己預想的一般感到了無聊,跟現在那個垂垂老矣的“小夥子”進行了一點交流,便痛快的丟下了權柄,打算自由的感受這個國度——他在記憶中感受到這個世界的些許微妙之處。而這讓他產生了新的莫大的興趣——這個世界是一個寫好的故事,而他,毫不謙虛的講,多半是重要的角色。而我們的重要角色非但不對這樣的安排感到受寵若驚,反而因為“被安排”而感到了不滿。執棋者不願入局,重要角色罷演,他惡趣味的想著,未知的存在,你又要如何應對呢?。
相關: author  道界天下  葉辰 上門龍婿  神話版三國  大小姐的瘋狂護衛  洛塵  author  婚後心動:淩總追妻有點甜  author  天唐錦繡 

簡介:

琴酒已經有一段時間冇有出現在組織成員的麵前了,乍一看降低橫死可能的底層消耗品們應該感到慶幸。然而事實上,看過鬼片的朋友們會理解怪物未出場時主角反而會長久湮冇於“轉角遇見它”的恐懼,宛如被黏濕冰冷的蛇纏住脖頸,惶惶然等待毒液進入血液時隱秘的解脫感。組織勞模攜死亡的陰影悄無聲息出現的可能長久以來深入人心。組織的據點裡,“那位大人”的反常行動成了好一段時間的談資,甚至引起數位代號成員的興趣,又經由臥底的情報影響數個機構的暗中震盪。流言經好一段時間的發酵,當上頭的命令傳來,大多數人首先關注到的不是其震撼性,而是發自內心地感受到塵埃落定的如釋重負,而訊息本身則作為香水的後調姍姍來遲地引爆組織成員的神經——琴酒的行動組組長之職為其他代號成員所暫代。,不少人趁此對原因進行了猜測,有權利對琴酒作此調任者無非是boss而boss有什麼理由棄置這把最好用的刀?有情報來源廣泛者聽聞那位大人在上次行動中受到了不小的威脅,難道是身受重傷不,作為組織的兵器,進了ICU也很難待上數月時間,根本無需暫代職位。那麼沿此路思考下去,隻可能是最壞的結果,軀體或腦部受到不可逆的損傷。可若是如此不養閒人的組織早就讓其無聲無息的消失,何來暫代一說?另一種可能是琴酒在高層成員的傾軋鬥爭中落敗從而被奪權。但組織中的幾大派係都冇有得到明麵上的好處。各種猜測撲朔迷離。事實上,好奇的不止底層成員,日本的代號成員也是心思浮動。情報組的朗姆早已伸出觸手多方打探。臥底們也是各有動靜。作為組織少有的行走在明麵上的人物,琴酒的消失使組織肉眼可見的清減。,而此時輿論的中心,暫離組織的琴酒——不,現在應該稱他為葬儀屋——又在乾什麼呢?自瀰漫於記憶中的大霧散開,琴酒就彷彿終於有了自我意識一般回想起了完整的過往。他認識了一個追求永生的野心勃勃的小夥,作為前死神,他惡趣味的想給後輩們的工作造成一點阻礙,便出手想看這個前途無量的年輕人如何掙紮著延緩走馬燈的來臨。死神很少對一個惡作劇有如此大的興趣,甚至願意出借自己的軀體輔助烏鴉的擴張。這場遊戲延續的時間如此長,他不想因為自己的中途退場而前功儘棄,出手模糊了自己的記憶,打造出一柄鋒銳的兵器。然而作為人他的軀體還是較為脆弱,以至於在遊戲結束之前,回到了這副軀殼裡。死神果然如自己預想的一般感到了無聊,跟現在那個垂垂老矣的“小夥子”進行了一點交流,便痛快的丟下了權柄,打算自由的感受這個國度——他在記憶中感受到這個世界的些許微妙之處。而這讓他產生了新的莫大的興趣——這個世界是一個寫好的故事,而他,毫不謙虛的講,多半是重要的角色。而我們的重要角色非但不對這樣的安排感到受寵若驚,反而因為“被安排”而感到了不滿。執棋者不願入局,重要角色罷演,他惡趣味的想著,未知的存在,你又要如何應對呢?。

《【名柯】從另一個故事路過大結局》最新章節

《【名柯】從另一個故事路過大結局》正文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