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龍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馬龍小說 > 相愛就不要離開 > 第456章 告訴你背後的人

第456章 告訴你背後的人

出雙入對呢,之前,公司裏的人對他們的關係隻是猜測而已,這下,大家都知道他們是情侶了。林婉然說著,掏出手機翻了一張照片遞到她跟前,看,有圖有真相。簡芷顏看了眼過去,愣了下,確實是他們。圖片裏兩人穿著休閑,出雙入對的樣子確實有著情侶間的親昵甜蜜。這麽說來……沈慎之這幾天都跟姬沫甯在一起了?林婉然又說:據說上週末也有人看到他們兩人一起去吃飯呢,沒想到在公司裏看著規規矩矩的上司下屬的模樣,出了公司,到了周...汪雯雯恍然大悟的說:對啊,簡芷顏的爸爸就是在h市工作的,這麽說來,百分百是這樣了!簡芷顏真的是越來越過分了,她不是有老公了嗎?怎麽還來招惹炎廷哥,讓我表姐不好過?

我覺得她和沈先生的關係肯定沒我們知道的這麽好,所以,她家裏的人也給她找個備胎,而陸炎廷就是那個備胎,陸炎廷現在受了簡家的恩惠,到時候,自然是聽從簡家的人的調遣的。

對,肯定是這樣!難怪陸炎廷堅決的要和表姐取掉訂婚,原來,他是搭上了簡家這棵大樹!汪雯雯說完,又跟何詩冉說:表姐,我們要不把這件事和那個沈先生說一下?我看看她還有什麽臉反駁。

何詩冉臉色其實也不好看:這都是我們單方麵的猜測而已,無憑無據的,到時候沈先生逼問起來,你們要怎麽回答?

這——

她頓了頓,又說:你們以為,那位沈先生是好糊弄的嗎?

或許,沈先生也在懷疑他們呢?

那也隻是或許而已,是不是,我們並不清楚。何詩冉倒是很冷靜,小嘴死死的抿著,時間不早了,我們走吧。

沈慎之警告的話依然縈繞在她耳邊,所以,她現在就算想動簡芷顏,也不會像以前那樣魯莽了,不然,吃不完兜著走的,隻能是她!

何詩冉放棄,朱詠煙卻心有不甘,離去前,看了眼簡芷顏離去的方向。

簡芷顏剛上車,沈慎之的電話就打過來了,阿姨說你晚上出去吃飯了。

嗯。

在孩子出生前,少和你同學去吃那些燒烤什麽的沒什麽營養的食物,更不要吃路邊那些沒有經營許可證的小攤裏的食物,知道嗎?

我知道的,這點我還是知道的啦,你放心吧。

早點回去休息,別在外麵亂逛。

我現在正開車回家呢。

聽沈慎之的意思,他好像不知道她今晚是和陸炎廷一起用餐,這麽說來,他派在她身邊跟著的人,真的就撤走了?

想到這,她心情也好了點。

對了,我已經叫嚴胥回去了京城,明天他就會到你公司報到。

簡芷顏皺了眉頭,你……你來真的啊?

我什麽時候做事隻是說說而已了?

可是慎之,真的不用。

嚴胥已經上了飛機了。

簡芷顏感覺自己的太陽穴隱隱作痛,你怎麽事先不跟我商量一下啊?

我們不是已經說過了嗎?

可是,之前我不是沒答應嗎?

沈慎之沉默。

簡芷顏覺得自己太陽穴更疼了,她歎息,好吧,謝啦。既然是他的一番好意和關心,她也不想惹他不快。

沈慎之笑了下,以後有了嚴胥的幫忙,你會輕鬆很多。

我知道。

有什麽事,記得給我打電話,嗯?

嗯。

沈慎之掛了電話時,人已經到了機場,很快,他就上了去曼城的飛機。

他到了曼城機場的時候,蘇茜白已經在曼城的機場裏等著了。

怎麽來了?沈慎之眉頭不著痕跡的蹙了下。

反正今晚沒什麽事,就過來了,放心吧,沒人跟著。說著,她笑了下,資料都準備好了,在車上,等一下我們先談一談?

嗯。

沈慎之說著時,口袋裏的手機響了起來。

沈慎之看了眼,看到來電顯示,沒有立刻接,蘇茜白就坐在他身邊,自然看到了來電者,隻需一眼,就知道來電之人,就是殷長淵,她皺了眉頭,你……打算接?

沈慎之沉默,鈴聲響了許久,許久之後,沈慎之頓了頓,接起了電話,不過,沒有開口。

沈先生?電話雖然是殷長淵的,可聲音,卻是殷正橫的。

沈慎之似乎一點都不意外,殷先生有事?

雖然沈慎之沒有說明什麽,可殷正橫知道沈慎之肯定已經猜到了跟他通話的人是他了。

沈董,談一談?

殷董想談什麽沈某願洗耳恭聽。

沈董客氣了。殷正橫笑了下,方便約個時間見個麵嗎?

抱歉,公務繁忙,怕是沒有時間和殷董相約了,如有冒犯,還請殷董見諒。

殷正橫似乎已經猜到了這個答案了,不生氣,也不惱怒,他笑了下,說:我想,和沈董做一筆交易,不知,沈董有沒有意願聽一聽?

抱歉,現在是我休息時間,怕是擠不出時間來了。

殷正橫笑著,也不惱怒,笑道:是殷某心急了,那沈董,我們,會議上見。

忽然的,在沈慎之正要掛電話時,忽然的,他又說了一句話:沈董,麻煩告訴您背後的那個人,30年沒見了,如果有空,大家可以約出來聚一聚。

沈慎之眯起了眼眸,沒有再說話,正要掛電話,那邊,殷殷長淵就拿回了自己的手機:有空嗎?聊一聊?

沈慎之頓了頓:聊什麽?

你現在和蘇茜白一起,到了曼城?殷長淵之所以這麽說並不是派人跟蹤了他,而是,猜到了,畢竟,現在事情都發展到這個地步了,沈慎之,也是時候現身了。

這次,沈慎之沒有開口。

沈慎之回不回答,其實都沒有關係,他又問:出來見一麵?

沒空。

意料之中的答案,所以,事情發展到了今天,他才給他打電話,不然,他早就給他打電話了。

對付我們殷家,你事先準備了多久?一般來說,如果沈慎之隻是想將殷氏集團占為己有,那他不會躲在背後當個操控者。

而且,還躲得這麽神秘,商場上,幾乎,沒有人見過他。

甚至,在京城,知道他是簡將軍的孫女婿的人,也沒有幾個。

也就是說,他是刻意隱瞞身份的。

他之所以會刻意隱瞞身份,或許,是怕有人知道他的存在?

這個問題很重要?

如果是重要的問題,沈先生會回答我嗎?

沈慎之語氣很淡:如果殷先生沒事的話——

你到底是誰?為什麽這麽說?感覺。雖說京城裏權貴紮堆,有錢人多的是,可是我們殷家也不是吃素的,他們沈白集團既然敢這樣對我們殷家,他們背後的實力,難以估量。說完,殷長淵頓了下,而且……目前為止,和我談合作的人隻是公司的一個總經理,他們公司董事會的人,我一個都沒見著。敢將這樣一個大單子交給一個經理全權負責,除了他們對這個專案和這個總經理有信心之外,他們……或許,就根本沒有將我們殷家放在眼內。蘇茜白頓了頓,或許,沈白...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