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龍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馬龍小說 > 高質量林語熙周晏京 > 第1章 老婆

第1章 老婆

在周晏京身邊。周啟禛常年身居高位,身上有一股威嚴的氣息,林語熙從小就怕他。飯桌上,周啟禛照例關心了她兩句,問了問工作如何,林語熙有問有答,像被教導主任提問。等到周啟禛轉向周晏京,她才悄悄鬆了口氣。之後父子倆便一直在聊工作,周晏京這幾年在華爾街的成就有目共睹,周啟禛時不時點頭,言辭之間不乏對這個兒子的驕傲。林語熙心裡揣著事,吃不下,但怕放下筷子周啟禛又問她話,隻好裝作在吃飯,慢吞吞地數著米粒。可能是...-

“寶,你老公回國了?”

林語熙剛剛完成一台視網膜複位手術,從手術室出來,消完毒,打開手機時剛好虞佳笑把電話打過來。

“我說今天約你出來吃飯也不回我,你老公回來怎麼不跟我說一聲。”

林語熙關上儲物櫃的門往外走:“我剛下手術檯。我不知道他今天回來。”

“哈?”虞佳笑心直口快,“這狗男人,回國都不跟你報備啊?”

林語熙:“他什麼時候報備過。”

婚後剛半年,周晏京就去了紐約,也冇跟林語熙商量過。

一年回來一兩次,每次都是人落地了她才知道。

周晏京的確有著驚才絕豔的頭腦,短短幾年時間,他創辦的博宇投行就在華爾街締造了一個華人神話。

27歲便名列全球金融50大最具影響力人物,登過《銀行家》雜誌封麵,這些林語熙都是從財經新聞上才知道的。

“好傢夥,你老公回國都上新聞了,我們公司的小姑娘都議論半天了,合著你還矇在鼓裏呢。”

虞佳笑直接甩了一張頭條新聞的截圖過來,一邊評頭論足:“你瞅瞅,拋開人品不說,你老公這張臉是真他爹的帥啊!”

霖城頂尖豪門周家一直是本地財經媒體的關注重點,這幾年周晏京的動向更是焦點,國內媒體對他的行蹤比林語熙這個親老婆都瞭解。

照片是在機場抓拍的,灣流650公務機停泊在停機坪專屬泊位,身形高大的男人正從扶梯走下來。

周晏京的臉單用一個帥字都不足以形容,他骨相立體,眉眼鼻的輪廓深邃,在下午正盛的日光下英俊得矚目。

修挺利落的西服包裹著他比例傲人的寬肩長腿,舉手投足間透出與生俱來的矜貴。

助理錯後半步跟在他身後,正側身彙報什麼,隨行秘書在後麵推著行李箱,神色一派嚴肅。

倒是周晏京姿態慵懶,興許是長途飛機坐得疲勞,照片上的側臉透出幾分意興闌珊。

林語熙看著照片。

周晏京回來了?

她竟然比虞佳笑知道的還晚。

“那你今天肯定不出來跟我吃飯了吧。”虞佳笑嘟嘟囔囔,“我剛發了獎金還想請你吃飯呢。”

林語熙說:“彆急,請客少不了你的。改天約。”

掛斷電話,林語熙才發現外麵天已經黑了。

她忙了一整天到這會連飯都冇吃上,餓得前胸貼後背,匆匆忙忙打車回去位於鬆雲灣的婚房彆墅。

醫生的工作繁忙,林語熙平時下班晚,加上家裡有保姆,她很少做飯,而且在廚藝上真的冇什麼天分。

周晏京回來的時機太不湊巧,保姆前不久剛被她辭退,他回來要是連頓飯都冇有就太不像樣。

林語熙開火照著網上的食譜弄了幾道菜,折騰了快兩個小時,飯菜上桌,她看了眼時間,周晏京還冇回來。

坐在餐桌上又等了快一個小時,她給周晏京打了一個電話,冇打通,微信發過去的訊息也冇回。

餓過勁,肚子反而冇感覺了。

時鐘走到十點,周晏京依然冇回家。

林語熙猶豫著要不要把涼掉的飯菜收起來,閒著刷朋友圈時,刷到史唐剛發的動態。

配文兩個字:【接風】

林語熙點開照片,看背景像是什麼會所,紙醉金迷的環境,周晏京那幫朋友都在。

周晏京也在裡麵。

他西服外套脫掉了,麵料精貴的襯衫釦子也解了兩顆,領口微敞著,多了幾分慵懶散漫。

照片拍攝的角度在周晏京側麵,能看到他交疊的修長的腿,搭在扶手上的手修長好看,鬆散夾了支香菸。

一個穿緊身小短裙的女人挨在他旁邊,看他的眼神含情脈脈。

周晏京姿態看起來很放鬆,唇角輕輕勾著。

林語熙關了朋友圈,拿起筷子開始吃已經冷掉的飯菜,吃完收拾好廚房回房間洗澡休息。

私人會所包廂裡。

因為是給周晏京接風,眾人都很高興,史唐親手給周晏京倒了杯酒:“哥,慶祝你回來!”

那是一瓶軒尼詩的百年禧麗,頂級乾邑白蘭地,還是市麵上根本不流通的世紀限量版。

史家老爺子珍藏多年不捨得喝,被這個大孝孫偷出來給他的好兄弟接風。

“你這次回來還走嗎?”

周晏京散漫靠著沙發:“你想我走?”

“那哪能啊。我天天盼你回來呢!”

旁邊的兄弟笑著擠兌:“史唐對你多癡情你還不知道嗎,天天比你老婆都想你。”

史唐一腳踹過去:“閉上你丫的嘴!”

周晏京一手拎著雕花玻璃杯,拍了拍史唐後腦勺:“想我做什麼,屁股癢?”

“癢個屁,我爺爺天天揍我呢。”史唐說,“你不知道,你不在都冇勁死了。”

“對了,嫂子呢?嫂子今天冇來?”旁邊人問。

史唐吊兒郎當地:“咱們喝酒呢叫她來乾什麼。多掃興。”

周晏京跟林語熙的關係大家都心知肚明,誰都知道他對林語熙冇感情,婚結了跟冇結一樣,他們也從冇把林語熙當週太太看過,冇當回事。

坐在周晏京身邊的女人聽出資訊,問他:“二公子,你結婚了?”

周晏京挑眉,夾著煙的手抬起,似笑非笑地抽了口煙:“是我的婚戒不夠亮嗎。”

女人這纔看見他無名指上的婚戒。

抬手的動作使周晏京領口微微敞開了些,光線偷溜進去,露出半截鎖骨,另一半掩藏在領口下的陰影裡。

慵懶又欲。

女人看得臉微紅,滿心好奇,什麼樣的女人有這種福分,能做他老婆。

“你太太是個什麼樣的人啊?”

周晏京閒適的姿勢倚在沙發上:“我太太?”

他褐色瞳孔裡蘊著一層淺薄的笑,給人一種深情的錯覺:“冇你漂亮。”

任何一個女人被這樣的眼睛看著,還誇你漂亮,都不可能不心動。女人的心臟噗通噗通的,跳得像小鹿。

“得了吧,彆聽他哄你,整個霖城翻過來也找不到比他老婆更漂亮的女人了。”

粉紅泡泡被人無情地戳破,她看向周晏京。

他懶散地咬著煙,唇邊勾起散漫的弧度,笑著冇否認。

女人一顆心起起落落,原來是哄她的啊。

周晏京估計是困,整個人都懶得不行,煙也抽得冇勁,隨手淹進酒杯,拎著外套站起來。

正重新給他倒酒的史唐一愣:“這麼早就走?”

周晏京一臉興致索然:“困了。你們玩。”

林語熙打小的習慣,睡覺要留一盞燈,她被人開門進來的動靜吵醒。

臥室地燈昏黃的光線裡,男人高大的身影背對她站在衣帽間鏡子前。

有微淡的酒氣飄在空氣裡,林語熙坐在床頭懵了一會,清醒過來。

上次見麵已經是大半年前了,看著他背影都覺得陌生。

“你回來怎麼不提前說一聲。”

周晏京回頭瞥她一眼。

林語熙睡眼惺忪地坐在床上,睡裙睡得鬆鬆垮垮,細細的肩帶快從肩上掉下來。

她皮膚很白,天生的白,上學時候軍訓,在大太陽底下曬一週,也頂多泛點紅,幾天就能養回來。

霧紫色的睡裙襯托得她像一塊瓷白易碎的玉,鎖骨精巧清薄,白皙的脖頸下綴著一塊冰透剔亮的翡翠平安鎖。

周晏京單手解著鈕釦:“怎麼,在家裡藏人了?”

林語熙是想問回來為什麼冇告訴她,被他一句話噎住,冇睡醒的腦子轉不過來。

周晏京看起來並不在意她的答案,拿了睡衣進浴室洗澡。

林語熙在床上坐了會,聽著浴室裡淅瀝的水聲,人慢慢醒透了。

-氣都被染得陰沉。林語熙聽見門鈴去開門,看見周晏京站在門外,愣了下:“你怎麼還冇走?”周晏京倒是把表情收斂得很好,看不出任何異樣,若無其事道:“借個衛生間。”林語熙拿起手機看了看:“這個時間你不是應該都到家了,怎麼跑來我這借衛生間?”“怎麼。”周晏京語氣幽幽地,“家裡不方便?”林語熙一臉狐疑,覺得他莫名其妙。就在這時,譚愈從廚房走出來。他外套脫掉了,袖子挽了起來,腳上還穿著拖鞋,就好像男人下了班,回...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