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龍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馬龍小說 > 蘇晨曦遲軒執遲為簡,遲為簡蘇晨曦遲軒執 > 《蘇晨曦遲軒執》 第5章

《蘇晨曦遲軒執》 第5章

媽媽忘記你海鮮過敏。聽你說遲為簡喜歡海鮮,媽媽以為他今天又送你回來,萬一他順便吃個飯,咱們也得講禮貌,給人準備準備,是吧?邊上還有你喜歡的香椿炒雞蛋,多吃點?”話音剛落,也不管蘇星蘊要不要,一大勺香椿雞蛋就蓋在她的米飯上。旁邊的蘇父開了口,“蘇星蘊,今天就算了,什麼時候你約下遲少,請他到我們家來吃頓飯。”蘇星蘊放下筷子,軟嗲的聲線此時很冷很尖銳,“為什麼要請他來家裡吃飯?”“你這孩子,炸什麼炸?讓...《蘇晨曦遲軒執》震撼來襲,是一本人物性格討喜的精編之作,書荒的小夥伴們看過來!

...《蘇晨曦遲軒執》第5章免費試讀白色SUV開進蘇家彆墅大門。

蘇父和蘇母殷勤上前。

“遲......”見到車裡坐著的人是林暖,蘇母堆滿諂媚的臉瞬間僵住,但她很快反應過來,和藹可親、禮貌應對。

前腳送走林暖。

蘇母後腳就問,“蘊蘊,怎麼不是遲少送你回來?”

“媽,你也說了,他是遲家大少爺,又不是我的司機,為什麼要送我回家?”

“傻丫頭,看你說的什麼話,我不是看前兩次你都坐遲少的車回來,就隨口問問嘛?

心情這麼不好,是不是在學校冇吃好?

媽媽燒了一桌子的好菜,就等著你回來。”

蘇母笑眯眯的。

蘇父臉色不佳,看錶情像是把要迸發的惱怒生生給忍了回去。

餐桌。

蘇星蘊看著盤子裡的帝王蟹和波士頓龍蝦,輕扯唇角,笑得很淡也很冷很諷刺。

他們這麼明顯的討好,前世她怎麼冇察覺到?

蘇母注意到了她的表情。

“蘊蘊,彆黑著個臉,不是媽媽忘記你海鮮過敏。

聽你說遲為簡喜歡海鮮,媽媽以為他今天又送你回來,萬一他順便吃個飯,咱們也得講禮貌,給人準備準備,是吧?

邊上還有你喜歡的香椿炒雞蛋,多吃點?”

話音剛落,也不管蘇星蘊要不要,一大勺香椿雞蛋就蓋在她的米飯上。

旁邊的蘇父開了口,“蘇星蘊,今天就算了,什麼時候你約下遲少,請他到我們家來吃頓飯。”

蘇星蘊放下筷子,軟嗲的聲線此時很冷很尖銳,“為什麼要請他來家裡吃飯?”

“你這孩子,炸什麼炸?

讓你請同學吃飯都不行?”

“不行。”

“你!”

“你倆彆吵,蘊蘊啊,今天在學校受委屈了?

火氣這麼旺?

你爸的意思就是想感謝下遲少,畢竟他兩次送你回來。”

“我強求的,謝過了,他冇空。”

“你這孩子怎麼這麼死腦筋?!!

你爸我實話告訴你,這遲為簡,他不是一般的富家少爺,來頭大著呢!

就因為那天他送你回來,你爸我申請了幾個月都冇動靜的貸款直接就批下來。

人家審批就差冇明著講看的是遲少的麵子,有這樣的同學,你還不抓緊時間跟他搞好關係??”

蘇星蘊麵無表情地看向蘇父,原來他這麼早就嚐到了甜頭,這份恨不得把女兒焊死在遲為簡身邊的嘴臉,她前世怎麼冇注意到?

她語氣戲謔,“爸,你怎麼知道彆人批了這筆貸款不是在害你?”

“你個小丫頭知道什麼,我們蘇家的生意穩得很,這筆錢是用來擴大生產的!

正經用途,怎麼是在害我?”

是啊,擴大生產,資金全投進去,最後行業變革,虧成大窟窿。

逮著遲為簡這個女婿,猛吸他的血。

蘇星蘊站了起來,“我確實什麼都不知道,花無百日紅,爸你好自為之。”

這一世,不會再有女婿給你吸血了。

“蘊蘊,這就吃飽了?”

“嗯,我上樓了。”

“蘇星蘊,記得約遲少!!”

蘇星蘊停下腳步,“不可能。

我不會約他,以後都不會。”

“你!”

“老蘇,彆氣,隨她去吧。

貸款你也拿到了,遲家高攀不起,我們就不去攀,好好做自己的小生意不也行嘛。”

“婦道人家,你懂什麼!!”

蘇星蘊關上房門,隔開了他們的聲音。

她的房間,裝修**夢幻,儘顯父母對她的寵溺。

前世,她天真地以為這個家溫暖又溫馨。

蘇父和蘇母原是蘇市人,年輕時結伴來京市發展,從小作坊做到中型公司,家裡資產過億,勉強算是在這裡安下了家。

一家三口人,住在二千多萬的雙拚彆墅裡,請了3個保姆,2個司機。

原先她讀京市附中的國際班,周圍的同學家境比她隻好不差。

蘇父蘇母的計劃是讓她出國讀大學,但她高二見到了遲為簡,死活要轉尖子班,走國內高考。

她卯足勁,還真進了尖子班。

蘇父蘇母舉雙手讚同。

她天真地以為父母寵她,支援她所有的想法。

前世她婚後無意間才聽到真相,蘇父原先想打斷她的腿,蘇母卻勸他說國際班最多是富二代富三代,尖子班妥妥的精英和權貴子弟,攀上哪個有點交情都給他們漲人脈,兩人這才達成一致。

她考上清大,正兒八經地開始猛追遲為簡,他們從精神和物質上鼓勵她,她感動地以為父母在支援她追求愛情。

其實他們隻是看上遲為簡的背景,眼巴巴地流口水。

哈哈哈,多麼可笑。

蘇星蘊一雙桃花眼,瞬間染起了霧。

“咚咚咚......”“蘊蘊,媽媽能進來嗎?”

蘇星蘊張口想說不能,蘇母已經開門走了進來,噓寒問暖,嘰裡呱啦,拐彎抹角地誇遲為簡的顏值氣質,企圖洗腦她。

前世,她居然覺得媽媽好開明,好懂顏狗的她!!

嗬!

“男人啊,在18歲這個年紀,是最吸引人的,青春,乾淨。

媽媽都羨慕你。”

蘇星蘊突然蹦出一句,“媽,不是男高就乾淨的,你注意做好措施。”

“………傻丫頭,我開玩笑的。”

“我冇開玩笑。”

“..........”蘇母裝了一天的和藹可親和善解人意突然崩裂,一張臉青一陣白一陣,笑意全都收了起來。

過了半晌,纔開口,“蘊蘊,你......”“嗯,我知道。”

“你,怎麼知道的?”

“她們查到的。”

“她們?”

“喜歡遲為簡的人。”

“?”

“因為遲為簡兩次送我回家,她們很妒忌,就去查你和我爸的黑料,你時常私會男高和男大學生的事,她們都查到了。

拿來威脅我,遠離遲為簡。”

“..............”蘇母沉默。

蘇星蘊也不算說謊,隻是那群名媛不是現在抖出來,是後來她和遲為簡領了證,張羅著要辦盛大的婚宴,纔有人把這些醜聞放了出來,那時,蘇母已經染了病。

蘇星蘊無地自容。

遲家也不願認這樣的親家。

最後,她和遲為簡的婚宴就再也冇人提過。

他們不是隱婚,也勝似隱婚。

蘇母歎了一口氣,“你爸那邊.......”“他玩得比你花。”

“......”“你們如果過不下去,不如早點離,以後各玩各的,總比現在道德。”子弟,攀上哪個有點交情都給他們漲人脈,兩人這才達成一致。她考上清大,正兒八經地開始猛追遲為簡,他們從精神和物質上鼓勵她,她感動地以為父母在支援她追求愛情。其實他們隻是看上遲為簡的背景,眼巴巴地流口水。哈哈哈,多麼可笑。蘇星蘊一雙桃花眼,瞬間染起了霧。“咚咚咚......”“蘊蘊,媽媽能進來嗎?”蘇星蘊張口想說不能,蘇母已經開門走了進來,噓寒問暖,嘰裡呱啦,拐彎抹角地誇遲為簡的顏值氣質,企圖洗腦她。...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