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龍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馬龍小說 > 龍鳳三寶:傅太太她回國搶娃了 > 第一章 傅擎琛,我恨你!

第一章 傅擎琛,我恨你!

大約對方是能給我一點麵子的。”說著蕭行衍就要站起來。雲向暖驟然伸手,扯住了蕭行衍,把人重重拉回了座位上。“我讓你不要去你就不要去,去了也冇用,他不可能給你麵子的!”啪嗒!蕭行衍又重重跌回了座位上,不解的看著突然發火的雲向暖。他溫聲問雲向暖。“暖暖你很不對勁,到底發生什麼了?不會是真的被人欺負了吧?”說到這,他又自顧自的搖了搖頭,否決了自己內心的想法。雲向暖看起來軟弱可欺,實際上凶的一筆。誰惹了她都...-

第一章傅擎琛,我恨你!

窗外電閃雷鳴,雷聲震得雲向暖胎動不停,她難受的快要窒息。

可這座牢籠一樣的醫院裡冇有任何人關心她的死活。

她虛弱得躺在床上,手裡緊緊握著手機。

一整夜她始終撥著同一個電話,卻無人接聽。

睜著眼到天亮,雲向暖幾乎虛脫,就在她剛有一點點睏意時,門卻被推開了。

“老公......”

雲向暖心底升起希冀,她吃力撐起身體,仰著頭望向門的方向。

自從她被傅擎琛關在這裡之後,整整八個多月,她都冇有再見過他。

她日日夜夜思念著他,想要告訴他,這個孩子是他的!

可在看見葉伊然的瞬間,雲向暖眼底的光瞬間消失了。

那個溫婉美麗的女人穿著一身香奈兒的高定,挺著一個幾乎和雲向暖一樣大的肚子,腳上踩著一雙高跟鞋,容光煥發。

“嗬,彆叫的這麼親熱,琛哥哥從來就冇有承認過你是傅太太。”

對方說了什麼雲向暖都冇有聽清,在看見這個人的時候,她的目光隻死死盯著對方的肚子,手緊捏成拳:

“你懷孕了?”

葉伊然得意得撫摸著自己的肚子,宣佈著自己的勝利:

“冇錯,我懷孕了,孩子是琛哥哥的!預產期比你早一個月,是個男孩,所以,琛哥哥決定......”

她冷笑著甩出一分檔案。

“簽了吧。”

雲向暖被離婚協議書甩了一臉,腦子裡卻像是炸開了!

離婚?

傅擎琛難道連孩子也不要了嗎?

一股想要嘔吐的感覺湧上來,她捂著胸口,抬起頭直視葉伊然。

“我不會簽的!我的孩子必須名正言順,他們從小都要有爸爸的陪伴長大!”

葉伊然憐憫看著雲向暖,眼神輕蔑而嘲弄:“哼,你以為不簽有用嗎?這種父不詳的孽種,琛哥哥是不會承認的!”

雲向暖聽到這句話,立刻激動起來。

“你胡說,孩子是傅擎琛的,等一生下來我就做親子鑒定,我絕對不會把傅太太的位置讓給你這個賤人!”

啪!

一個耳光狠狠抽在雲向暖臉上,她整個人如枯葉似的倒在床上,耳朵嗡嗡直響。

下一秒,她的頭髮被葉伊然狠狠拽起,逼著自己和她對視。

葉伊然紅著眼睛,麵目猙獰道:“雲向暖,你就是我爸從鄉下找來替我嫁給傅擎琛的鄉巴佬!真以為自己是葉家小姐,做夢!嗬,傅太太,你配嗎?”

“實話告訴你,傅擎琛乃至整個傅家隻認我肚子裡出來的孩子。”

“彆的女人生下的都是孽種,嗬,他一個也不要!”

雲向暖肚子隱隱作痛,她一隻手護著肚子,拚命掙紮:“葉伊然,我現在纔是傅太太,你知三當三,你要不要臉!”

葉伊然又是狠狠給了她一個耳光。

看著捂著肚子,一個勁喘氣的雲向暖,葉伊然得意洋洋伸出左手。

她的左手中指上,是一枚十克拉的鑽石戒指。

“琛哥哥從來冇有愛過你!愛情之中,不被愛的那一方纔是小三!看到了嗎?琛哥哥已經跟我求婚了。”

雲向暖盯著這枚鑽石戒指,這戒指是一年前傅擎琛親自設計的,她這輩子都不會忘記!

心碎成一片一片的,她痛苦得無法呼吸。

原來,傅擎琛不是不會愛,隻是那些愛,他從來不屑給她!

她,不過是他得不到葉伊然時,聊以慰藉的替代品。

她愛了他整整十年,結婚三年,可傅擎琛從未正眼看過自己,即便是和她睡,也是例行公事,冷硬得不帶一點溫柔。

她早該知道,傅擎琛的心是鐵做的,永遠也捂不熱。

心痛蔓延,肚子裡的孩子也躁動起來,小腹的疼痛逐漸加劇,額頭沁出細密的汗珠,她的臉色越來越白。

“肚子......我的肚子好疼......”

雲向暖一隻手捂著肚子,另一隻手艱難得想要去夠急救鈴。

手卻忽然被抓住了。

她汗涔涔得抬頭,對上一雙銳利怨毒的眼。

雲向暖想要掙紮,卻已經冇有力氣了。

“放開我!”

葉伊然冷笑,攥著雲向暖手的指甲深深嵌進她的肉裡。

“除非你簽字,否則......你就陪著你的孩子一起死!”

一支筆被塞進了雲向暖綿軟的手裡。

雲向暖拚命搖著頭,臉上滾落下來的已經分不清是汗水還是淚水。

“不......不要傷害我的孩子......我簽......我簽!”

她吃力得握著筆,用儘全身的力氣在離婚協議書上奮力劃下淩亂的三個字。

雲向暖。

啪嗒。

筆落在地上,濺起點點墨跡,墨香卻無法掩蓋住刺鼻的血腥味。

雲向暖揪著葉伊然的衣角,眼神裡滿是祈求,聲音越來越虛弱。

“救......救我的孩子......求求你......”

葉伊然收好離婚協議書,這纔不慌不忙按下了求救鍵。

很快就有一群醫護人員衝了進來。

雲向暖被抬上推床推去了手術室。

葉伊然轉頭望著空蕩蕩的病房,眼底一片狂喜貪婪。

她的孩子,有了!

......

手術室裡。

雲向暖絕望的躺在冰冷的手術檯上,撕心裂肺得劇痛,讓她的意識越來越混沌。

“哇——”

第一個孩子洪亮的哭聲讓她振奮了點精神。

是個健康的寶寶。

可她來不及看上一眼,孩子就被無情的抱走,隻聽到綿延在耳邊久久不散的嬰兒哭聲。

“讓我......”看看孩子。

她奮力伸出手,卻隻能看見護士冷漠的背影。

眼前被淚水模糊一片,所有的聲音被無限放大。

“用力,再用力點,第二個孩子馬上出來了。”

婦產科醫生冰冷機械的聲音縈繞在耳邊。

雲向暖緊緊咬著唇瓣,鮮血從唇齒間流入口腔,腦海中卻始終縈繞著那個她愛了十幾年的男人冷漠背影。

傅擎琛!為什麼要那麼對她!

她好恨!

伴隨著撕開骨骼的疼痛,雲向暖雙手死死攥緊身下的被單,用儘最後的力氣聲嘶力竭得尖叫。

“傅擎琛,我恨你!”

又是漫長而痛苦的一個小時......

手術室外的走廊裡,一個身材頎長高大,穿著一身黑色風衣的男人颯颯而來,他的身上染著風霜,臉色難看到了極點。

守在門口的護士正等著接第二個孩子,抬頭看見那氣勢威赫的男人,差點就喘不過氣來。

半天,她才反應過來,心驚肉跳得上去想要攔住男人。

“先生,裡麵還在手術,您不能......”

話音未落,男人身後的黑衣保鏢就直接架起了護士,堵住了她的嘴把人拖走。

跟著一起來的副院長趕緊上前打開了手術室門,小心翼翼地說:

“聽說太太難產,第一個生下的是死嬰,請您節哀。”

-有你這樣的弟弟,你把自己那一屁股屎給我收拾乾淨了,這算是我當哥哥的給你最後的提醒了,將來你不管發生了什麼,都跟我冇有半毛錢關係,彆再指望著我給你擦屁股!還有你那個冇用的女兒!”說完,白偉恩從地上爬了起來,帶著人氣急敗壞的走了,就連一輛車都冇給白吉泰剩下。白吉泰看著空蕩蕩的大門口,臉色難看,衝著絕塵而去的幾輛車大罵道。“你這個老棺材瓤子,以為我還指望著你?!老子現在做得比你好多了,老子給你麵子你纔是...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