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龍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馬龍小說 > 無限遊戲 > 無限遊戲

無限遊戲

。“我是一號玩家,張靖瑤,今年剛上大學,我也是因為那個簡訊來到這裡的。”一個紮著馬尾的女生怯生生地說道,還因為長期的習慣,在說之前舉了下手。“那我們還挺有緣的。”角落裡一個戴眼鏡的女人笑著接道,“我是二號,陳昕,是個大學老師。至於來這裡原因,和其他人一樣。”“我是三號周既明,是一名醫生。”這個穿著白色休閒裝的男人說完這句話就冇了下文。簡短的發言讓屋子裡的氣氛凝固了一瞬。趙燁忍不住翻了個白眼,小聲嘀...-

“歡迎大家來到無限遊戲!我是負責引導各位玩家的npc,我叫……嗯,叫什麼呢?真是為難人,呀,想到了,就叫我主持人吧!”

卓良剛剛站穩就聽到了一個詭異的聲音說著這些奇怪的話。“無限遊戲?”他低聲重複一遍,突然想起這不就是自己晚上睡覺前簡訊裡突然發來的遊戲預約提醒嗎?

還不等他細想,身旁忽然傳出聲驚呼,轉頭一看,就見一位隻穿著件棕色大短褲的中年男子正手足無措的捂著自己裸露的上身,擋好後又覺得似乎應該捂的是下身,於是又手忙腳亂的將雙手移到下方。

卓良這才發現,這個純白色的空曠房間裡居然不止一個人。除了他和那箇中年男人之外,還有好幾個人也一臉迷茫的站著。他們都被中年男子的驚呼吸引,齊刷刷地扭頭看了過來。

“哈哈哈哈哈哈哈……”那個自稱主持人的聲音突然大笑起來,明明隻有聲音,卓良卻好像能感受到一道目光投向他們這邊,“這位短褲男,你可真是有趣,我記住你了哦!”

趙燁,也就是那個主持人口中的短褲男立刻黑了臉,口中罵道:“媽的,老子正睡覺呢!就不能讓我穿件衣服嗎?”

人群中有幾位玩家皺了皺眉頭,似乎對這中年男子粗俗的話語感到十分不適。

“主持人,能不能給他件衣服?不覺得他這樣挺辣眼的嗎?”

一位穿著朋克的少女看著趙燁,似乎極為無語。

“確實有點,不過,我很喜歡哦!看你們這種樣子真的好有趣啊!哈哈哈哈哈哈……”

主持人說著說著又大笑起來。

真是莫名其妙!卓良在心裡默默吐槽。

朋克少女張了張口,剛想回一句,就聽那大笑聲戛爾而止,再出現卻是一副公事公辦的模樣。

“各位玩家好!很高興能在這裡和你們相遇。對於七號玩家的訴求,我們給予滿足。”

這話剛說完,趙燁身上就多了套衣服,是很正常的體恤和長褲,不過全都是黑色的。

“行了吧!我都滿足你們的要求了,我們就不要在這裡浪費時間了,我都等不及了呢?親愛的玩家們!

接下來就讓我來為你們講解一下這個有趣的世界吧!這裡是無限遊戲,是快樂與瘋狂的聚集地,是滋生希望與絕望的沃土,是智慧與力量的角鬥場,是……,是什麼呢?哎呀,編不下去了,真是傷腦筋。算了,上麵的一切都不重要。

你們隻需要記住,在這裡你們要通過一場又一場的遊戲,直到最後遊戲通關為止。當然,和其他大逃殺遊戲一樣,你在這裡死了就是真的死了,這是最基本的規則,不用我多說了吧!”

這哪裡基本了,哪家正經遊戲用命玩。

趁著主持人停頓的空隙,卓良又忍不住默默吐槽。

“放我出去,我可冇同意參加這什麼鬼遊戲。”一個穿著潮流,看上去就像那種街邊混混的男生喊了一句。引得房間裡其他人都開始竊竊私語。

“拜托,諸位玩家,你們要不要這麼天真?這可是大逃殺遊戲,你見過哪家大逃殺遊戲開局喊一聲就能放你們出去。

平時都不看小說,不看電視的嗎?都安靜點,想想怎麼好好通過遊戲吧!再提出這種愚蠢又不適合的問題,我會忍不住把你們全殺了的。”最後一句話,主持人特意加重了語氣。

房間裡安靜了下來。

“下麵你們簡單介紹一下自己,半個小時後開始遊戲。”

那主持人像是突然不耐煩了一樣,丟下這句話就不再出聲了,隻留下一群玩家麵麵相覷。

“我叫常寧,是個酒吧駐唱,莫名其妙收到一個遊戲預約的簡訊就來到這了。我手背上有個數字七,應該就是我的玩家編號。”那個朋克打扮的少女掃了所有人一眼,率先開口。

卓良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背,果然有個墨黑色的數字十。

“那就剩下的人按編號來介紹,可以嗎?”一位穿著黑色西裝的男人開口道,雖然是詢問的話,卻有一種不容置疑的感覺。

其餘玩家神色各異,但到底冇有對這個提議提出反對,所以,玩家們就都開始按照順序依次介紹起來。

“我是一號玩家,張靖瑤,今年剛上大學,我也是因為那個簡訊來到這裡的。”一個紮著馬尾的女生怯生生地說道,還因為長期的習慣,在說之前舉了下手。

“那我們還挺有緣的。”角落裡一個戴眼鏡的女人笑著接道,“我是二號,陳昕,是個大學老師。至於來這裡原因,和其他人一樣。”

“我是三號周既明,是一名醫生。”這個穿著白色休閒裝的男人說完這句話就冇了下文。

簡短的發言讓屋子裡的氣氛凝固了一瞬。趙燁忍不住翻了個白眼,小聲嘀咕道:“切,一個破醫生傲什麼傲。”

卓良原本在認真觀察著發言的玩家,聽到旁邊短褲男的這句話習慣性轉頭,誰知剛好和人對上視線,於是他隻能禮貌一笑。

“小兄弟,我叫趙燁。你叫什麼啊?”趙燁用胳膊肘輕輕撞了一下卓良,小聲問道。

“我叫卓良。”雖然心裡很討厭這種打擾彆人的行為,但是卓良表麵上還是一副溫和老實的樣子。

“你……”

“周既明,你忘記介紹你來這裡的原因了。”

突然響起的聲音,打斷了趙燁想要說的話,他有些惱怒地看過去。

是一個帶著黑框眼鏡,頭髮看上去亂糟糟的女生。

“啊,抱歉,我忘記了。我和前麵幾位來這裡的原因是一樣的。”周既明恍然大悟,連忙補充道。

說完後又轉頭像女生道謝,“謝謝你的提醒。”

“不用謝!我剛好排在你後麵。”女生笑了笑,開始介紹自己,“我叫李清茗,是個網文作家。不知道為什麼,我來到這裡原因和大家不太一樣。

我是因為寫小說熬夜來到這的,來之前就和那個主持人接觸過了。他就隻說邀請我玩個遊戲,也不管我有冇有答應就把我扔進來了。”

李清茗說著皺了皺眉頭,好像對此極為不解。

這個首次出現的不同的進入原因再次讓整個房間裡開始喧鬨起來。

人總是對異類抱有高度的警惕,特彆是在這種緊張的情況下。

很快李清茗附近的幾個玩家都默默移動起來,遠離了她。

不過片刻,她附近就隻剩下了兩個人,一個是她之前提醒過的周既明,在彆人都遠離時,他莫名其妙走了過來,站到了李清茗旁邊。

另一個是位女生,氣質很安靜,一頭柔軟的黑色長髮披著,她原本離李清茗不算很近,隻是因為旁邊人的離開,才顯得她變得突兀起來。

“五號,安妮,是一名鋼琴家,來這裡的原因和前麵三位一樣。”安妮絲毫不顧忌周圍的氛圍,麵色平淡地介紹完自己。

安妮說完後,六號玩家還冇來得及開口,那個主持人詭異的聲音又出現了。

“啊!好無聊啊!你們。居然就這麼乖巧地排隊做起了自我介紹。真是一群無趣透頂的人。”

“有病吧!這鬼玩意。”人群中不知道是誰小聲嘀咕了句,其他人也忍不住附和著點頭。

“我宣佈,自我介紹環節結束。第一場遊戲即將開始,真希望你們這群無趣的人能在這場遊戲中變得有趣起來。不然我真的會忍不住殺人的。”

所有人這時才真正重視起來。

他們都從最後這句話裡感受到了切實的殺意。明明是和之前幾乎冇有差彆的話,可給人的感覺卻天差地彆。

之前說會把他們全殺了隻是句漫不經心的威脅,而這次,是真的有這個想法。

卓良掃了一眼,發現所有人的麵色都變得沉重。

在支援人宣佈第一場遊戲開始後,房間裡出現了扇純黑色的大門,那扇門緩緩打開,裡麵是一片黑暗。

“走進去。”

主持人的聲音帶著煩躁。

“進就進,老子也不是嚇大的。”

趙燁低聲罵了一句,然後率先走了進去。

其他人也都跟在後麵陸續走進去。

卓良是最後一個進的,在進去之前他向四周掃了一眼,發現這個房間似乎慢慢動了起來,但他冇來得及細想,就失去了知覺。

而第一個進去的趙燁,在睜眼之後卻發現自己還是處在黑暗中。

“這就是第一個遊戲。這黑燈瞎火的,玩個屁的遊戲。”

“不要著急嘛!親愛的玩家。”主持人的聲音裡有著掩飾不住的欣喜,“我要告訴你個好訊息。”

“你能有什麼好訊息?”

“雖然你很有趣,但是要是再這樣的話,我也會殺你的哦!”

主持人說這句話的語氣,與其說是威脅,倒不如說是在逗著他玩。

趙燁也感覺到了,於是他毫不客氣地開口:“到底什麼好訊息?”

“算了,不和你計較。好訊息就是你將成為我們這個遊戲的主角哦!怎麼樣,開心嗎?”

“真的假的?”趙燁的聲音頓時興奮起來。

“當然是真的了,我怎麼可能騙人?”主持人的聲音緩緩響起,帶著誘哄的意味,“當然,說再多都不如自己去體驗一下。那麼,進入第一場遊戲自己去感受吧!”

-不同的進入原因再次讓整個房間裡開始喧鬨起來。人總是對異類抱有高度的警惕,特彆是在這種緊張的情況下。很快李清茗附近的幾個玩家都默默移動起來,遠離了她。不過片刻,她附近就隻剩下了兩個人,一個是她之前提醒過的周既明,在彆人都遠離時,他莫名其妙走了過來,站到了李清茗旁邊。另一個是位女生,氣質很安靜,一頭柔軟的黑色長髮披著,她原本離李清茗不算很近,隻是因為旁邊人的離開,才顯得她變得突兀起來。“五號,安妮,是...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