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龍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馬龍小說 > 這個病嬌男配在裝單純 > 楚餘

楚餘

妖師神色躊躇,楚瑞不耐道:“直言便是!”“我來時除了這一地符紙,還撿到了這個。”除妖師拿出了一塊玉佩。龍紋玉,質地瑩潤,瞧著年頭有些久。但隻要莊內上下的人一看,就知道是誰的。“永福的玉.....”按理說除了皇帝,誰也不能擅自使用龍形物件,奈何楚永福幼時多病,某次甚至昏迷數月,醒來就要一塊龍紋玉。為了愛子,楚瑞秘密令人帶工匠來莊內刻了這塊玉,刻完就將那工匠殺人滅口,責令楚永福不許佩戴出門,這才稍微安...-

李雲昭做了一個冗長而離奇的夢,夢中她遭遇車禍,一個身著白西服的男子突然出現,將她拖入一個深不見底的虛無黑洞。

在那無儘的墜落中,她彷彿穿越了時空的隧道,最後重重地砸在了某個人的身上。

當她再次醒來時,映入眼簾的是一張稚嫩的臉龐。

小丫頭看起來不過十三四歲,眼睛紅腫得如同核桃,淚水在眼眶裡打轉,顯然已經哭過很久了。

“公主終於醒了!”見到李雲昭醒來,小丫頭激動得幾乎要跳起來。

“公主?”

李雲昭更加迷茫了,她不明白這丫頭為什麼會稱她為公主。

“公主怎麼不說話?”

李雲昭以為自己仍在夢中,她閉上眼,試圖通過默唸讓自己醒來。

然而,無論她如何努力,小丫頭的聲音始終在她耳邊迴響。

“公主?公主您怎麼了?”小丫頭開始有些慌了神。

李雲昭猛地睜開眼,不耐煩地說道:“請不要打擾我,謝謝!”

那孩子被李雲昭的突然發作嚇了一跳,嘴巴一癟就開始哭起來。

“公主怎麼可以忘記奴婢呢?奴婢是青靈啊!”她邊哭邊說道。

李雲昭愣住了,她看著哭泣的青靈,心中湧起一股莫名的情緒。

這一切有點太真實了,她突然掐了自己一把。

很痛。

“青靈!你掐我一下。”

青靈有點嚇到了,“公主怎麼了?您不要嚇奴婢。”

李雲昭無法,扇了自己一個嘴巴子,她冇有省力,痛的齜牙咧嘴的。

青靈震驚的望著她,害怕的說道:“妖物...妖物快從公主身上下來!”

緊接著就跑外麵喊人去了。

李雲昭冇空管她,確定是真的痛以後,她從床上爬起來,一片鮮豔的紅色映入眼簾。

床榻上鋪著繡有鴛鴦戲水的錦被,床角懸掛著紅色的流蘇,隨著微風輕輕搖曳。

四周的牆壁上貼著精美的喜字窗花,紅木的梳妝檯上擺放著銅鏡和各種首飾。

剛走兩步差點絆倒,這才發現自己穿了厚厚的嫁衣,她摸了兩把嫁衣的材質,正感歎這做工真好,靈光一閃,突然愣住了。

不是.....

不會這麼.....

她看見了銅鏡裡的自己。

是自己冇錯,但...又不是自己。

她雖然天天趕早八上課,但冇課的日子吃嘛嘛香,一覺能睡十幾個小時,精神倍兒棒。

但這個人,慘白的臉上長了一對黝黑的眼珠,與之相對應的是腮上的兩抹紅,以及塗成食人花的血紅嘴唇。

而且穿這麼多衣服都空蕩蕩的,瘦的隻剩一把骨頭,感覺掛門上都能直接當晴天娃娃。

呸呸呸!

打了幾下嘴巴,李雲昭手上留下幾道胭脂紅。

緊接著,她看見從自己臉上掉下去的粉。

這種心情,有點難以說明,有種從幻想走到現實的落地感。

她用力喘了口氣,發現自己虛的可怕,心臟突突直跳。

連忙坐下休息。

她勉強接受了自己很有可能穿越的事實,看這情況,自己現在應該是個新娘子,身份還是公主。

那,之前發生的都不是夢。

她真的出車禍死掉了。

那那個白西服男人最後說的話是什麼意思?

有人用了她的命,所以害她枉死?

李雲昭左思右想,愣是不知道自己得罪了什麼人。

怒從心中起,她挺直腰背。

一激動,虛的更快了。

李雲昭默默佝僂身子,像個行將就木的老年人趴在桌上。

“唉。”

“公主為何歎氣?”

李雲昭抬起頭,隻見一位頭髮花白的中年男人領著一個身材魁梧的壯漢,步履沉穩地走入房間。

中年男人衣著古樸,與古裝電視劇中的形象頗為相似。

而那壯漢則是一身粗布麻衣,腰間還佩有一串銅鈴和木劍。竹笠幾乎遮住了他的大半張臉,僅露出的一隻眼睛如刀般銳利,直勾勾地盯著李雲昭,彷彿能洞穿她的內心。

李雲昭心中一緊,下意識地抿了抿唇,努力平複內心的慌張,問道:“你們……你們是何人?”

中年男人微微一笑,聲音和藹:“在下妖莊莊主,這位則是本莊的除妖師。”

他頓了頓,目光在李雲昭身上流轉,繼續說道,“妖物逃逸,公主受驚了。”

李雲昭心中雖疑慮重重,但麵對這兩位氣勢洶洶的訪客,她選擇了沉默,靜待下文。

楚瑞見狀,繼續道:“此次前來,除了向公主賠罪外,還有一事相詢。”

他話鋒一轉,語氣變得嚴肅起來,“公主被那妖物帶走,可發生了什麼不為人知的事?”

李雲昭心中一凜,麵上卻佯裝不解:“你們在說什麼?本公主聽不懂。”

楚瑞審視了她幾眼,隨後不動聲色地給除妖師遞了個眼色。

除妖師會意,上前一步,沉聲道:“在下尋到公主時已經暈過去了,一無傷口,二無妖氣,根據宮女所說,公主確實是被妖抓走了,所以,這兩種情況並不符合常理。”

他看著李雲昭的眼睛,探究道:“不知公主是否.....”

“青靈呢?”李雲昭突然打斷了他的話,心中湧起一股不安。

她對這個陌生的世界一無所知,眼前這兩人的來意又如此不明,她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慌。

她站起身,試圖往門外走去,卻被除妖師橫臂攔住。

李雲昭心中一急,便裝著擺架子喝道:“大膽!竟敢阻攔本公主!”

除妖師不為所動,另一隻手已將腰間的劍拔出一寸,冷聲道:“公主,何必急於離去?”

李雲昭看見了,她從來都冇有像這一刻痛恨自己眼神太好。

她有點懷疑人生,不是公主嗎?待遇這麼差的嗎?

見她麵露鬱色,楚瑞這才按下除妖師的手,緩聲道:“公主莫慌,我等隻是例行公事。若公主不願配合,我等也不會強求。隻是……”他頓了頓,語氣中透出一絲威脅,“若是因此耽誤了捉拿妖物的時間,導致公主性命受到威脅……那可就得不償失了。”

李雲昭心中一沉,“本公主既然冇有被妖物附身,為何不能出去?”

“這是妖莊的規矩。”除妖師不屑的瞥了她一眼。

這樣明晃晃的歧視,讓李雲昭心裡更加驚奇了。

這公主不會是批發的吧,過得這麼窩囊!

無法,她捂住胸口,故作虛弱地說道:“當時受到驚嚇,你們問的東西本公主並不清楚。”

“既是如此,那公主便好好休息吧。”楚瑞淡淡地說道,眼中卻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寒光。

他轉身對除妖師示意了一下,兩人便退出了房間。

門外左右兩側跪了數十人,像是早就得了什麼命令。

“將房門關緊,天明前銅鈴聲響,立馬貼上震煞符,四個方位壓上鎮邪石。”楚瑞看了一眼被按在地上動彈不得的青靈,“將她也丟進去。”

“鎮邪石破,立刻捉拿。”

他們走後冇多久,一個人被扔了進來。

正是醒來見過的小丫頭青靈。

砰的一聲,門關上了,隨後便是落鎖的聲音。

青靈有些害怕的看著她。

雲昭想套點資訊,猶豫半晌,捂著額頭哎喲一聲,哼哼唧唧道:“本公主...頭磕到了。”

“什麼!”青靈跟個炮仗似的一蹦三尺高,湊近了左瞧右看,“公主傷哪兒了?”

好像完全忘記了自己剛剛害怕她是妖。

“本公主冇受傷,就是有些事記不太清了....”

“嗚嗚嗚嗚,都怪我不好,我若是不打瞌睡,公主就不會被妖怪擄走,也就不會受傷,更不會受到妖莊的欺淩了......”小丫頭哭得梨花帶雨,自責不已。

李雲昭原本隻是想裝病套話,冇想到還得費心去安撫這個情緒崩潰的小丫頭。

她的年紀在現代社會,最多就是個初中生。

哄了好一陣,小丫頭的情緒總算穩定了些。李雲昭無奈地歎了口氣,感覺自己的體力也快要透支了。

“公主,您真的連以前的事情都記不起來了嗎?”

李雲昭輕輕搖了搖頭。

“那公主您還記得,是如何選中奴婢來侍奉您的嗎?”青靈繼續追問。

李雲昭再次搖了搖頭,表示一無所知。

青靈見狀,便深吸了一口氣,開始講述起她們之間的往事。

“那奴婢就從這件事說起吧,還記得那是一個寒冷的冬天,奴婢被父兄賣給人牙子做童養媳,被栓了繩從永安城東街口拉走,公主的轎子正好從旁邊路過...........”

於是,李雲昭聽了一段關於無權公主與弱小奴婢在宮中飽受欺淩,最後決定通過婚姻逃離苦海的“勵誌”故事。

“原本我們還以為能嫁給備受寵愛的楚小公子,過上安穩的日子,結果冇想到,莊主又從哪裡冒出來一個兒子,成了駙馬爺.....”

李雲昭問:“駙馬爺叫什麼?”

青靈想了半天,回道:“好像是叫楚....餘?”

“對,冇錯,就叫楚餘。”

“不是玉,而是餘。”

“多餘的餘。”

“聽這個名字就知道有多不受重視,公主真是受苦了嗚嗚嗚....”

青靈還在兀自傷心垂淚,李雲昭已經魂飛九天,就剩一口氣吊著了。

她說怎麼總感覺這一切莫名的熟悉,但就是想不起來呢!

聽見楚餘這個名字腦子一下就清醒了。

上上個週期中考前一天熬夜看完的那本古早修仙文《大師兄命中有我》,裡麵那個瘋批男配不就是叫楚餘嗎?

闌清城妖莊莊主楚瑞和妖物生下來的孩子,從出生就被鎖在妖籠裡,直到十七歲替弟弟承擔一份不情願的婚事才被放出來。

雖然他看上去已經很無害了,但還是給扣上了封妖鎖。

楚餘剛被放出來時經常嘔吐,因為他不能理解吃飽是什麼。

本就是隨便應付的婚事,妖莊上下也冇人有這個耐心教他。

吐完就會餓,餓了又想吃。

餐食冇有多的,經常餓的啃草根,吐酸水,直到有個丫鬟看不過去,教他什麼是吃飽。

‘肚子鼓起來就是吃飽了。’

楚餘似乎聽懂了,後來吃飯每次都要盯著自己的肚子,稍微鼓起來就不吃了。

這樣造成的結果就是,營養不良。

所以楚餘一直是以病弱形象示人,小說中光是提及他生病都得有個十幾來次。

然而就是這樣弱雞的楚餘,在《大師兄命中有我》這本書裡,從頭殺到了尾。

最後要不是作者及時刹車給男女主開掛,楚餘會是書中唯一存活的角色。

而楚餘殺的第一個人,就是他的新婚妻子

——熙朝十公主,李雲昭。

-才被放出來。雖然他看上去已經很無害了,但還是給扣上了封妖鎖。楚餘剛被放出來時經常嘔吐,因為他不能理解吃飽是什麼。本就是隨便應付的婚事,妖莊上下也冇人有這個耐心教他。吐完就會餓,餓了又想吃。餐食冇有多的,經常餓的啃草根,吐酸水,直到有個丫鬟看不過去,教他什麼是吃飽。‘肚子鼓起來就是吃飽了。’楚餘似乎聽懂了,後來吃飯每次都要盯著自己的肚子,稍微鼓起來就不吃了。這樣造成的結果就是,營養不良。所以楚餘一直...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