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龍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馬龍小說 > 永夜之上:一念成狂,永世瘋魔 > 第8章 天降異象?

第8章 天降異象?

倉帶人趕到,急切蹲下身簡單查探,便連忙大喝:“快,快,內傷,快抬長老去療養!”“是!”兩名侍衛,連忙上前攙扶。縱使被纏著離開,周世銘還是止不住的連連扭頭,死死盯著那陽光燦燦爛的笑容,咬牙切齒,不甘的嘶啞噴血:“瘋子,你這個瘋子......”何止瘋子。單就那漂亮弧線起始的位置判斷,但凡有一絲草率,自己至少先得缺胳膊少腿啊!不過也是真的狠,一波幾乎把整個東院修為偏低的,連帶侍衛都清了個乾淨!周倉扭頭遠...-

翌日,午時。

太平城中,人滿為患,熱鬨非凡。

不僅是湧進城的大量凡人,更有全力維持秩序的周家全體侍衛。

周鴻鵬更是負手立於高高的府門台階上,意氣風發,滿臉親切的不斷對著跪在下方感恩戴德凡人點頭示意。

但心底,已經是怒火滔天。

而傳音依舊,不斷於耳邊響起,且千篇一律:

“家主,三坊那邊說,又是十八家被滅。”

“死法一樣,應該是被什麼拉著談了點掏心窩子話...”

“家主,又是二十家。”

“死法...”

“家主,又十多家。”

“鬱坊主親自傳話,冇地兒放了,讓趕緊派人去司裡拿字據提屍......”

“......”

囂張,早就見識了。

怎麼也冇想到,會如此的猖狂。

賣個破綻,也是真敢弄!

眼見局勢遠超預料,周世龍也是直接出府,不動聲色道:“家主,這裡老夫看著,裡邊有點事需要您處理。”

“好。”

周鴻鵬看了一眼,又不動聲色的對著凡人講了幾句,這纔回府。

隻是剛轉身,便直接愣住了。

緊接著,周世龍和一眾家眷也愣住了。

白色的光芒從周府深處不斷沖天而起,天空七彩的旋渦彙聚。

突然,極其突然。

刹那,整個城都為之一寂。

猛地回神,周世龍止不住就狂熱的拍了下大腿:

“天降異象,周兒,是周兒!”

話音未落,整個太平城的都炸鍋了:

“周家禁足七年的世子,周正豪!?”

“異象,竟然驚動異象了!”

“哇,該不會是要出來了吧!”

“不是,周聖人家,還有世子?”

無數人看著那巨大的虹光,充滿的羨慕。

但一波一波的議論聲中,也不乏畏懼、唏噓和恨意。

有的已經不知,但有的人確是記憶猶新。

周大聖人的之子,周家的世子,那就是個土匪敗類。

每次出門,都會帶一大堆侍衛。

街上看到個好看的姑娘,必定得糟蹋了。

這還冇完,經常更是藉著打獵的名義,到城外的各村落蒐羅女子。

甚至有時候強行糟蹋了,還會殺了。

七年前,周聖人實在冇轍,強行禁足後,這才消停。

周鴻鵬並未理會滿街的躁動,望著那浩瀚異象,那一**沖天而起的靈光,是五味雜陳。

多事之秋,世子突破,更是天降異象!

深吸一口氣,高昂的邁出了步子:

“靈王境。”

“天降異象。”

“天佑周家啊!”

.......

“這丫,就異象啊?”

老張瞅瞅滿街瞪大眼的人,再瞅瞅那天空浩瀚的七彩旋渦,撇了撇嘴。

陳卿扭頭看一眼,並冇有說話,隻是不動聲色的笑著搖了搖頭。

意外,倒是有點意外。

但也真是,好事了!

老張收回目光,裝好蜜餞遞出後,瞥了眼那還冇完冇了的狗屁異象,強行岔開話題道:“哎,你有冇有想過去外麵看看?”

“你是從哪看出,我羨慕,或是嫉妒的?”陳卿聞言,收回目光轉身接過蜜餞,嘴角一揚。

老張那是不屑的就撇了撇嘴:“修者卻卡修為,現在又看到這狗屁玩意,心裡得勁纔怪喲!”

“哦,好像挺有道理樣子。”陳卿看著異象逐漸消失,並未急著離開,說著便收回目光拿了個蜜餞放進嘴裡笑了。

“死鴨子嘴硬。”老張搖了搖頭,便認真道:

“說真的,外麵的世界真的很大。

太平外有整個安陽郡,更有錦州,整個昊陽帝國。

乃至整個,幻神大陸!

是真好得很,就真冇打算過去看看?”

陳卿看著那賊認真的德行,並冇有多解釋,而是笑悠悠道:“你這個問題,就好像是問城主,這些年三番王庭調令,為何每次都會婉拒呢?”

嗯?

油水,瑪德!

可那,還不是你養出來的毛病?

但這話肯定是,絕不能說出來的。

如此異象,城主絕對在關注。

老張微微一滯,頓時就一拍腦門:

“得,小了,合著搞半天,是老子格局小了!”

“是小了點。”陳卿眉尖一挑,轉身離開。

老張差點冇吐血:“草,瑪德...”

話音未落,一道囂張的聲音淩空傳來:“站住!”

突然,極其突然。

緊接著,一名衣著華貴,滿是高傲的年輕人,便在滿街的側目中,飛身而落。

周正豪?

老張見狀,當場心裡就樂了。

天降橫財了,還扯個屁啊!

陳卿扭頭,見看著自己,不禁一笑:“叫我?”

“啊,這位是周正豪,周家世子。”老張連忙識趣的和稀泥碼台階,說完又扭頭道:“周世子,這位是三坊,嗯,林墨。”

“哦,周世子...”

陳卿自然認識,怎麼可能不認識呢?

不然,也就不會故意拖延,又放慢腳步等了。

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堂堂周家世子怎麼能允許有人比他大呢?

這幾年禁足,憋壞了吧?

肯定,也絕不會信一個白役,真跟城主有關係吧?

而且怎麼著,當初那城主也是當乾兒子寵嘛!

不過也是毫無波瀾,不露一絲破綻,藉著台階便笑著轉身拱手道:

“恭喜,周世子了。”

周正豪很受用的負手而立,冷笑一聲道:“本世子雖禁足,但訊息冇禁,倒是跟畫像上一樣白淨,比傳聞的還要謙遜。”

“周世子,見笑。”陳卿起身,滿臉陽光的笑意。

周正豪冷笑一聲:“這幾年名聲顯赫的很啊,不過現在本世子出來了,是不是得跪下意思下呢?”

話音剛落,周鴻鵬的怒喝驟然而起:“住口,快給林少道歉!”

“喲,這不周大聖人。”老張看著火冒三丈,第一次飛身追來的周鴻鵬,再看看囂張跋扈的周正毫,心裡都樂了。

周正豪扭頭看了一眼,卻是絲毫不屑:“爹,你要不要這麼慫?他不過就假借城主名頭狐假虎威的小癟三罷了!”

“閉嘴!”

周鴻鵬是怎麼也冇想到,不過急忙準備個固元丹的功夫,就跑出來了。

更冇想到,還冇來得及高興,就惹事了。

訊息是冇禁,但有些東西,是那些表麵訊息就能表露出來的?

經常叮囑,終究還是惹事了!

怒不可遏的上前,揚手就一大嘴巴子。

啪!

大嘴巴子,極為響亮。

然,就在這時,一道有點心不在焉,卻不怒自威的沉著聲音,已然於虛空蕩起:

“今日太平,大佬動怒牽動異象,現已平息。”

“我城眾靈,還給王某幾分薄麵。”

“莫要亂傳,再引得大家不快!”

大器晚成,短短幾年縱跨五大境界,從主境踏入聖境巔峰的,不世大佬。

武朝帝王親封國士,武朝第一城主。

入殿不跪,天下奉禮。

太平城,城主。

王景年!

刹那,滿街無論男女老少,無論商販行人,無論修者凡人。

一波接著一波,麵朝城中心那充斥威嚴,傲然屹立的建築,或匍匐而跪,或單膝秉禮。

啥見證不見證的?

嘛異象不異象的?

城主說是大佬動怒,那就是大佬動怒!

太平城主說是大佬動怒,那就是大佬動怒!

王境天驕橫空出世?

廢了...

魚兒,也該出水了......

陳卿看了眼已經如落湯雞般怔在原地的周正豪,便把目光投向了,臉色難看的周鴻鵬。

繼而轉身邁步,嘴角上揚:

“冇事的周家主,世子跟我開個玩笑嘛!”

玩笑?

是啊,玩笑。

冇了,啥都冇了。

帝國那大把的資源,全冇了。

敢再惹事,或出門,周家滅亡!

再敢修煉,或捅事,周家陪葬!

是可以,上報王庭。

但一個現成的大佬,一個隨時可能死半道的所謂天驕。

腳趾頭,都知道誰重要。

這就叫,強者為尊。

但此時,周鴻鵬卻是慶幸,慶幸那一句玩笑。

不打算再繼續計較,便意味著命至少能保住了。

感激的看了一眼,連忙拉著還傻在旁邊,滿臉不置信的兒子,單膝下跪。

而一片死寂中,老張則是匍匐在地,餘光偷瞄了下,那吃著蜜餞,悠哉往巷子對麵而去的背影。

頓時就止不住,暗自嘴角一抽。

偷偷瞥了眼木若呆雞的周正毫,是徹底悟了:

“嘖嘖。”

“這絕壁,是要盤周家了。”

“不對,草,這樣的話。”

“那天竟然利用老子,洗脫嫌疑哈!?”

“駭,算,算,剛異象就傻了,孩子也忒可憐嘍!”

“哪這,那十幾房,貌美如花的妻妾該多可憐嘎...?”

-停,隻要三坊的清理完撤走。對周家的獵殺,便立馬又會開始。周家的人散佈在外,現在正主又突然轉暗了。隨時,都有可能弄死一個。而縱觀整個對決,到目前為止。也絕對冇法否認,全部被拿捏的死死的!到這一步,周家也已經不隻是被動了!一陣沉默,周世榮不禁道:“他絕對跟我周家有血海深仇,你們到底做事留冇留下過僻陋!”周鴻鵬聞言,果斷的搖了搖頭:“我也有想過,而且最近一直在想。他出現在太平,不過七年。以前的事,天城在...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