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龍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馬龍小說 > 我的老闆是渣男 > 第一章

第一章

低視線,落在女人的鼻梁處,臉上掛著真誠而不矯作的微笑。微笑是麵對陌生人最好的武器。而蕭岩的武器裡閃過不易察覺的詫異。斜對麵、與蕭岩隔桌而坐的男人,居然在睡覺!微弱的鼾聲,胸腔有規律地起伏。他的傲慢,那瞬間,蕭岩有種衝動,想逃離這間冰冷的麵試室。轉念一想,如果冇有意外,再過不到一個月,蕭岩就得捲鋪蓋滾回老家,當一個腳踏實地的中學美術老師。蕭岩不得不滅掉衝動。蕭岩:您好,我叫蕭岩,中國美術學院大四學生...-

初夏的早晨,晴空萬裡,老天毫無征兆地下起了傾盆大雨。

衛生間隔間裡,狼狽的蕭岩光著腳站在蹲坑旁,白皙健壯的雙腿泥漬斑駁。她從包裡掏出礦泉水,淋了一下雙腿。又用紙巾擦乾雙腿。

很快,一小包紙巾隻剩下包裝袋。

出門的時候,蕭岩看了老黃曆的,天氣預報說今天有暴雨。

可是,預報又不一定準,總不會湊巧下在出門後的半小時裡。

外頭太陽公公笑臉溫和,蕭岩揚著臉,偏不信那個邪。叫個快車從學校宿舍到麵試的張磊遊戲公司,不過二十來分鐘。帶個傘在包裡塞著多麻煩,快車開到大廈門口,剩下的路跑一跑就行了。

再說能下多大的雨。

就這麼定了!輕裝上陣!

臨到大廈門口,天色驟然陰沉,老天像是開了花灑,要給混濁的世界洗個澡。雨來得措手不及。路上行人一片慌亂,雨傘太輕薄,狂風吹殘下,隻剩骨架在雨中顫顫搖擺著。女人裙襬飛揚,一個個做著瑪麗蓮夢露經典的捂裙動作。

模糊的後視鏡裡,依稀可見,剛纔的行人已然渾身濕透。

窗外密密麻麻的雨簾喋喋不休,蕭岩倚著車門,眉頭皺得老深。

老天擺明跟自己作對。

“乘客您好,目的地即將到達,請您帶好隨身物品……”打車軟件語音提醒,緊接著司機補充道,“不好意思,前方有石墩擋著,開不進去,隻能停在這裡了。”

哎,蕭岩煩悶地撓頭,計費器不停地轉動,每一分一秒的等待都需要付費的。

算了,豁出去了。蕭岩脫掉高跟鞋,做好衝刺準備。

她可是係裡的短跑冠軍,以她的速度兩秒鐘可衝到大廈底下。

然而,變成落湯雞,僅需一秒!

不信邪的代價是慘重的!代價就是她淋成了下身沾滿泥漬的落湯雞。

而半小時以後,她即將麵試!

大廈一樓有衛生間,衛生間裡頭還有吹風機。

這已是不幸中的萬幸了。蕭岩鬆了一口氣,眉頭舒展開來。

“謝謝你了,吹風機!”

蕭岩脫下外套,吹了又吹,一刻鐘後,衣服半乾了。可是裡頭的吊帶內衣涼颼颼的。顧不上了,熬過去再說。又花了五分鐘,吹了吹濕成一綹一綹的頭髮。

對著鏡子照了照,嗯,外麵看不出什麼問題。

走,麵試去!

*******************

張磊遊戲公司麵試室裡。

蕭岩推開房門,冷氣撲麵而來。蕭岩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轉瞬,麵試的緊張氣氛讓她內心火熱起來,寒氣似乎蕩然無存了。

視線裡,屋子乾淨利落,地板上一男一女一張辦公桌三張椅子。

落地窗鋪滿整麵牆,地上深灰色的地毯,就連辦公桌和椅子也是清一色的灰。簡約不簡單。

雨水肆意地拍打著落地窗,空氣中有一絲清冷。

橘色的暖光恰到好處地打下來,平添了幾分暖意。

男人翹著二郎腿,整個人近乎平躺在老闆椅上。腦袋後仰,迎著光。以蕭岩的方向,看不清他的五官。

女人手握鋼筆,筆下擱著一遝資料。

蕭岩慢慢走近,落座時,右手後置從上往下撫平A字裙。

一抬眼,牆壁上掛著一副小眾畫家的畫作。微弱的熹光下,校門前,兩個孩子一前一後,身影連成一條線。為首的是一個女孩,身後是一個男孩。

蕭岩看著畫作,愣了會神。

女人一句“您好!”拉回了蕭岩的注意力。

蕭岩調低視線,落在女人的鼻梁處,臉上掛著真誠而不矯作的微笑。

微笑是麵對陌生人最好的武器。

而蕭岩的武器裡閃過不易察覺的詫異。

斜對麵、與蕭岩隔桌而坐的男人,居然在睡覺!

微弱的鼾聲,胸腔有規律地起伏。

他的傲慢,那瞬間,蕭岩有種衝動,想逃離這間冰冷的麵試室。

轉念一想,如果冇有意外,再過不到一個月,蕭岩就得捲鋪蓋滾回老家,當一個腳踏實地的中學美術老師。

蕭岩不得不滅掉衝動。

蕭岩:您好,我叫蕭岩,中國美術學院大四學生,想要應聘貴公司的美工設計崗位……

這套話語,蕭岩背得滾瓜爛熟。她一邊格式化背誦,一邊用餘光打量男麵試官。

女人:你有什麼優點?

蕭岩:我為人正直,從小生活在公安大院,爸爸是一名警察……

蕭岩頓了頓,餘光裡,男人似乎動了。蕭岩看向他,他挺直了脊背,眼神朝蕭岩這邊看過來。

哇,男人劍目眉星,棱角分明,活脫脫武俠小說裡走出來的人物。

額,像誰了?想不起來。

他打量的目光從上轉到下。眉梢和嘴角聯動,透著一股痞子氣。

蕭岩忽地想起了令狐沖。

蕭岩緊了緊雙腿,雙手按壓裙邊。

色狼,看什麼看!這麼一張好臉長在一個色狼身上,真可惜!

然後,蕭岩略顯尷尬地,回了他一個不誠心的微笑。

他的臉上看不到任何滿足,幾秒後,迷離地挪開了雙眼。

蕭岩又鬆了一口氣,顯然,剛纔自己多慮了。

蕭岩的眼神又回到了女麵試官身上。

女麵試官:你有什麼愛好?

蕭岩:我喜歡武術格鬥,一來可以強身健體,二來可以防衛自我。

他嘴角抽動了一下,淡淡的微笑,如春日的桃花。雙目卻是呆呆注視著辦公桌,眼神依舊迷離。

短暫的幾分鐘裡,蕭岩的視線不斷在兩位麵試官身上交替。

敢在麵試的時候睡覺,他肯定不一般。即便全程冇有說話,蕭岩要用她的眼神表達對他的重視。

半晌,男麵試官許是睡醒了,開腔道:“學美術的,要注意美感,你看看你的裙子成什麼樣了?這樣子麵試,哪個公司會要你?”

蕭岩臉色頓時僵了,頭一回碰到毒舌麵試官,一時間不知如何招架。

蕭岩無措地吞吞吐吐:忘記帶傘了……

男麵試官:今天麵試了好多個,數你最邋遢。你讓我怎麼放心把工作交給你?

呸!他可不像令大俠,倒像歐陽鋒,擅用毒。一開口就毒死人!蕭岩氣炸了,傾傾嘴角,決定以己之道還己之身:正如你可以選擇不交工作給我,我也可以不選擇你。再見!

蕭岩瀟灑起身,留下一片背影。

蕭岩出了大廈,頭腦昏沉沉的。這次麵試鐵定泡湯了,為了降低損失,坐地鐵回學校吧。返校的路好長好長,蕭岩坐上扶手電梯,向下望去,幾個人影重重疊疊。

渾噩中,一不小心進入了強冷車廂,蕭岩緊了緊外套,起身準備換個車廂,扭頭一看隔壁常溫車廂黑壓壓一片片的,冇有空座。

算了,就坐這裡。以她的身體狀況,怕是站個十幾分鐘就會暈倒。還是坐在椅子上閉目養神,最穩妥。

隔壁座位的中年阿姨手機開著外放,“今天上午九點半,我市遭遇五十年一遇的□□雨……請各方做好安全防範工作……”

五十年一遇?

這個天氣,看了老黃曆也冇用。天災麵前,人是渺小的。蕭炎這般自我安慰,內心的負罪感頓時冇那麼強了,

可是,腦袋裡,男麵試官的話語“冇有美感、你最邋遢”無限循環。話糙理不糙,蕭岩心裡明白。但凡她早五分鐘出門,就不會和暴雨來個激烈的擁抱。

“美術學院站到了!”地鐵語音播報響起。

蕭岩起身,顫顫巍巍地跟著前方的人影走出地鐵車廂。混亂中,蕭岩眼皮沉重,不由她控製。視線即將全黑的那瞬間,她下意識抓住了前方的一根“黑柱子”……

“同學,快醒醒!”

蕭岩緊閉的雙目下眼珠骨碌一轉。

“我這是怎麼了?”

腦袋一陣眩暈,身子較之前暖了許多。鼻尖處,依稀嗅到一股男人的體味。

蕭岩微微睜開眼,遠處的景象仍舊模糊,近處身上被一件黑色的西服外套裹著,身後靠著軟軟暖暖的的物體。

地鐵語音播報不絕於耳。

還好,還在地鐵站內。

意識漸漸甦醒,她睜大眼,微微仰頭。

男人看著她,她看著男人。時間彷彿停止了。

男人模樣不差,年紀跟她相仿,比剛纔的毒舌男人柔和順眼多了。

可他是一個陌生男人,她正被一個陌生的男人擁在懷裡!

男女授受不親。

蕭岩慌地掙脫男人的懷抱,坐起身子,揉揉額頭。

男人見狀解釋道,“剛纔出地鐵的時候,你死死拽著我的手。然後你就暈倒了。我看你手冰涼的,就把外套給你披上了。你等等,地鐵工作人員去叫醫護人員了。”

蕭岩尷尬地笑了笑,好像是那麼回事,輕柔地說道,“謝謝你!不用了,我就是著涼了,回宿舍休息一會就好了。”

“同學,我跟你一個學校,研二的。”

蕭岩疑惑地皺皺眉,他怎麼知道我哪個學校的。正欲發問,男人搶先開口,“你摔倒的時候,包掉地上,裡麵的東西散落一地,無意中看見了你的學生證。你好,蕭岩,我叫許文靖!”

蕭岩呆呆地應著,“你好!”

非常女性化的名字啊。

許文靖:jing是站立的立、青草的青……要是你不介意的話,我可以送你回宿舍,反正順路……

蕭岩“嗯”了一聲。扶著許文靖的胳膊,一步一步走向了學校。

-站,比如獵聘網、英才網。這個動作,她已經重複好幾天了。BJ美術學院大四學生,想找個北京的工作,可真難!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當初考上美院的時候,父母歡欣雀躍,在老家大擺宴席。眾人抬捧,蕭岩竟以為自己真的是畫畫的料子,幻想著自己搖身一變成了一代知名畫家。拍賣席上,一身淺色旗袍、婀娜多姿的美女拍賣員一錘定音:來自中國知名畫家蕭岩作品,一千萬一次……一千萬三次……成交!隻可惜,這錘頭冇有錘向拍賣桌,而...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