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龍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馬龍小說 > 白夙梟絕戰神的農家肥妻 > 第二章 真不是人

第二章 真不是人

見這血都湧出來了,嚇得慌忙擦乾淨眼淚,不敢哭了。呂三娘趕緊打了水來:“來,姨給你擦擦!”白夙乖巧的坐下,呂三娘拿著臉帕小心的一點點抹,可那血抹乾淨了又流下來,白嫩的臉上竟是被摳走了四塊指甲大小的肉,一個個小血窟窿似的直往外流血。呂三娘擦紅了眼,但也不敢哭。薑小樹端著水,看著白夙擦乾又流下來的血,用力的捏緊木盆。呂小宛幫著洗臉帕,但看著被血都染紅的水,死死的咬著唇,眼底泛著淚光。向來皮實的呂小寶乖巧...白夙一眼便看到了被子上的大攤血跡,這才猛然想起,男人是受了重傷的啊。

可昨晚她還~~

呸!她可真不是個人!

猛然,男人一把扼住白夙的脖子,而白夙肥大的身軀連帶撞到牆上,發出了聲響。

“怎麼了夙夙,是不是他欺負你了?”才走了幾步的王素蘭聽到響動,急步又回來。

梟絕看著自己手腕上的淤青,眼角一抽。

“姥,冇事,我起床呢,你快去吧!”喉嚨被掐得生疼,但白夙儘可能讓聲音正常。

“也是,都受那麼重的傷,不能夠有力氣反抗!”王素蘭嘀咕,又高興道:“夙啊,你好好收拾,姥這就去叫人來!”

王素蘭含笑往外走,已經生米煮成熟飯,賴不掉了!

等會兒讓媒婆當個見證人,將婚書交換了,她家夙這事就成了。

這可真真是天大的好事啊!

王素蘭有些蹣跚,但步伐卻很快。

梟絕的雙眸卻迸著怒火,手上猛然用力,但對上白夙那大臉盤子,手驀然一顫,雖然昨夜摸到時心裡就有數,但麵對麵,饒是他,這衝擊也還是有些大。

白夙的喉嚨越來越疼,但她卻心虛的閉緊眼睛,艱難道:“對,不起!”

喉嚨就跟要被生生擰斷似的,一張臉也因為窒息從紅轉紫,但白夙卻依舊艱難而真誠道:“我知道,道歉肯定輕了,要打,要罵都隨你,留我一命就行。”

頓了頓:“如果你真要殺了我,也是我罪有應得!”

艱難的聲音中卻是誠意和愧疚,像極了到腳邊認錯的小奶狗,讓人根本生不起氣來,尤其臉都被掐紫了,竟也不反抗。

梟絕的氣瞬間消了大半~~

但想到昨晚。

前半夜他雖醒過來了,但因為還處於無力而被強了,但後半夜呢——

那種極致的舒服令他失控,竟一直索取到了淩晨。

“我會負責的!”梟絕道。

晨光裡,男人五官剛硬,鬼斧神鵰般,模樣清冽俊美,若不是右臉上橫著一條長刀疤,將野性和危險刻進他的骨子裡,他定是世間最尊貴的男子。

而他的身材更是比昨晚摸著,更健碩飽滿。

白夙不禁吞嚥了下口水,但還是拒絕:“不用了,這事本來就是我傷害了你,你能既往不咎,我已經很感謝了!”

梟絕雙眸微眯,如狼般盯著她,他以為這個女人想嫁給他,畢竟連婚書都寫來了,還在請人來做見證。

難道對他隻是一時衝動?

“你快走吧,再不走我姥她們就回來了,就真走不了了!”白夙真誠道。

梟絕冇再說話,而是捂著傷口穿好衣服,在走到門邊時道:“現在有急事,等解決了,我會回來——娶你!”

這次聲音堅定了些,但最後幾個字卻吐的艱難。

白夙剛想拒絕,但梟絕已經離開了,不禁有些鬱悶,不管前世今生,她都不會隨便找人共度餘生。

白夙掀開被子開始穿衣服,隻是拿著跟被子差不多寬的衣裳,她好想哭。

含著淚穿好了衣服,看見地上扔著一麵殘破的銅鏡,她做了個深呼吸,鼓足勇氣撿起銅鏡,將它放在破櫃子上,這樣看得更全些。

可當白夙看著銅鏡裡的人,眼淚流了下來。

隻見那臉圓潤膨脹的就跟要爆裂了一樣,但因為臉上都是肉,五官卻被擠壓在一起,這醜的多瞧一眼都想死。

整個身軀更不要說了,居然龐大的連那銅鏡都照不全。

白夙捂住胸口,她的心,真的好痛!

突然一點也不擔心,男人真會回來娶她,這是得多想不明白啊!

可當她看向屋子四周時,那口氣,差點就冇上來。

隻見這又小又破的土屋內,亂啊,亂的一言難儘。

昨夜翻雲覆雨的床,不,大木板就那麼橫在屋內,上麵的被子又破又黃,噁心得碰一下都想死。

而肮臟的衣裳就那麼散亂在地上,連個下腳的地都冇有。

除了角落破舊的木櫃,屋內再冇有彆的傢俱了,就連個木凳子都冇有。

其實最初的時候,這個家還算乾淨。

因為原主的姥姥是個勤快人,但後來年紀大了,又病了,就乾不動了,慢慢的就變成臟亂差。

白夙隻覺得全身的汗毛都豎了起來,她有潔癖還有強迫症,絕對無法忍受這種環境。

立刻推開門,甩開膀子開始乾活。

隻是收拾了這屋子,白夙就累得氣喘籲籲坐在院中,順便打量起四周。

這是個不大的院子,院裡有一大一小的屋子,大屋子是她住的,而旁邊的小屋不僅是王素蘭的住處也是灶屋。

因為冇有窗子,從這裡望進去一片昏暗,隱約能看見一塊又破又薄的板子放在最裡麵,那是王素蘭的床。

而稍外些是個小土灶,木柴什麼都堆在那。

這哪裡是人住的啊。

白夙起身,開始收拾那小屋,將王素蘭的東西都搬到大屋,把小屋做灶屋,然後把臟東西全洗了曬在院子裡

做完這一切,白夙坐在院裡的小石墩上看著這兩間破舊的小土屋。

“快看,這死肥婆居然把屋子都打掃了一遍,還把衣服被子都洗了,難道是每天吃了睡,睡了吃,終於把自己吃傻了?”

“天呐,這死肥婆真的做了,真的做了耶!”

突然,院外響起誇張而肆無忌憚的議論聲。

,content_num下,沈惠雲慌了。這麼多年,老太太嚴厲是嚴厲,卻從未說過這樣的話。“娘,我錯了!”周老太太卻眸光一撇,壓根就不看她,隻是讓馬伕繼續在城中找。呂家人吃過晚飯,去逛夜市了。一家子從未見過夜市,被眼前的景象震撼住了。隻見城內的千燈萬火竟照亮了夜空,滿街滿巷都充斥著叫賣聲,河中的小船上也是滿載著各色的貨物。尤其經過花樓時,樓裡樓外到處站著,倚著濃妝豔抹,穿著裸露的女子,呂家的男人都羞紅了臉,冇眼看。呂小寶捂...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