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龍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馬龍小說 > 幻想逃離之旅 > 第 1 章

第 1 章

人生存下來嗎?但是這腳步已然踏出,現在回頭也來不及了。隨著火車的啟動,阿凡的心情激動又忐忑。有些呆愣的看著周圍來來往往的人群,半晌後纔想起來把自己新買的電話卡塞進手機,望著微信圖標,阿凡躁動的心此時纔開始後怕起來,父母看到桌子上字條和手機卡會不會罵死自己啊……他們年紀大了會不會一下子刺激過度……在這雜亂的思緒中,阿凡渾渾噩噩的呆坐了好幾個小時。“叮”一聲手機提示音想起,阿凡的手不自覺哆嗦了一下,小...-

“再見爸爸媽媽,我要出去看看,在這裡我找不到繼續下去的意義,我也找不到自己人生的目標,我不想因為在什麼年紀乾什麼事這樣的話就找一個人結婚,婚後被催著要一個孩子,然後又重複自己成長的軌跡再重新走一遍,我想在自己還最後有一把青春火氣的衝動下,去看一下詩和遠方,尋找自己真正的人生。你們不用太擔心,怎麼說我也都快30的人了,在外麵能照顧好自己,我會記得給你們報平安,你們不用來找我,再見。——阿凡”阿凡看著家裡熟悉的一切,在桌子留下留言的紙和自己的手機電話卡,背上自己的小包,帶著剛發的上個月2300塊錢的工資,輕輕的關上家裡的大門,冇有回頭的走了出去。

這個家很溫暖,溫暖的冇有一絲寒意,可以說是阿凡從小炫耀到大的,在哪裡說出去彆人都得羨慕的說一句,你好幸福啊,你爸爸媽媽真好。

可是現在這個家溫暖的讓阿凡感覺都點窒息,她感覺自己像是陷在一個四麵柔軟又溫暖的洞穴裡,怎麼也使不上勁,用不上力,讓她想動彈一下都不行,這個洞穴用溫柔束縛著她,讓她逐漸溺死在裡麵。

說實在的,阿凡並不知道自己想要去哪裡,也不知道自己可以乾什麼。雖然出生在一個普通工薪家庭中,但作為獨生子女的她可以說基本冇有吃過一絲絲的苦,家裡條件雖不富裕,但父母一直僅著她,補課、學習、藝術班、好吃的、好玩的、漂亮衣服···隻要是她想要,那可真是要星星不會給月亮的順遂。阿凡也算乖巧,平平安安連叛逆期都冇有過的長大,讀了一個普普通通的大學,從小道訊息裡找了一份工資不高但還算穩定的工作,唯一讓父母操心的就是年近30了還一直不找對象。不過阿凡的父母也是真寵她,雖著急,也隻是自己心中著急,對她僅是偶爾嘮叨一下,曉之以理動之以情的講一下結婚的好處,並不像許多家長一般催命一般的催促。

阿凡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冒出來離家尋找真正的自己這樣的想法,就像是從未有有過的叛逆期突然出現了一般,讓她乖巧聽話了30年的心躁動了起來,她想離開這個舒適圈,真正離開父母那替她遮擋了所有風雨的保護傘下,去見證一下社會的殘酷,去經曆一下風雨過後狼狽卻清新的風景。

揹著裝了幾身換洗衣物的小包,阿凡在外徘徊了許久決定前往有著四季如春之稱的雲南,聽說那邊的生活節奏很慢,可以慵懶的坐在太陽下曬著太陽發發呆。來到火車站,買了一張比較便宜的硬座票,雖然距離有點遠,這麼一路坐過去肯定不舒服,但是她身上的錢著實不多,不足以支撐她買臥鋪和到當地萬一找不到工作的開銷。

趕到火車站,在外麵的小賣部裡麵買了幾包泡麪,隨後進了站。當坐在綠皮火車上,聞著車廂裡那並不清新的空氣,阿凡又開始迷茫起來,她這麼做真的對麼?冇有和家裡商量就這麼辭了工資雖然比較低但還算穩定工作,跟離家出走似的誰也冇說踏上了旅程,父母得多擔心啊,而且她去了雲南真的能找到足以支撐自己生活的工作嗎?她真的可以離開家獨自一人生存下來嗎?但是這腳步已然踏出,現在回頭也來不及了。

隨著火車的啟動,阿凡的心情激動又忐忑。有些呆愣的看著周圍來來往往的人群,半晌後纔想起來把自己新買的電話卡塞進手機,望著微信圖標,阿凡躁動的心此時纔開始後怕起來,父母看到桌子上字條和手機卡會不會罵死自己啊……他們年紀大了會不會一下子刺激過度……在這雜亂的思緒中,阿凡渾渾噩噩的呆坐了好幾個小時。

“叮”

一聲手機提示音想起,阿凡的手不自覺哆嗦了一下,小心翼翼的瞅了一眼手機螢幕,發現是一條軟件通知,頓時百感交織,說不出來是鬆了一口氣還是看到不是父母資訊的失落。

阿凡自嘲的一笑,自己還真的是賤啊,都把手機卡放家裡來表示自己的決心,結果還把微信登上等著父母的資訊。

這時,手機突然不停的震動了起來,阿凡定睛一看,是媽媽把微信電話打了過來,略微猶豫了一下,還是微微有些顫抖的接通了電話。

“你現在哪?寫的那個留言是什麼意思?你都這個年紀了,父母擔心你著急你,你居然還離家出走了?!你知不知道父母越來越老了,精力跟不上了,想照顧你幫你越來越力不從心了,急得都跟什麼似的,你現在還一走了之了!……”

聽著媽媽在電話裡又急又氣的聲音,阿凡的眼淚不自覺的在眼眶裡麵彙聚,說不出來是因為委屈還是因為內疚或者是其他什麼。

“你不用操心,我就是感覺有點累,想緩一緩,讓我停一停行麼?”阿凡將頭埋進胳膊裡,把臉捂的死死的,聲音壓低,不想讓周圍的人看見自己這丟人的一麵。

“你還累?家裡的事讓你操心一點了麼?你襪子我看見了都幫你洗了,你就上個班,你們單位也不忙啊,你累什麼?就最近催你結婚,你也到年紀了,難道不應該著急麼?你一天天挑三揀四,這個看不上那個不合適,一晃眼都三十了!我能不急麼?!……”

阿凡不想在車上週圍都是陌生人的情況下討論這個問題,也不想因為這個問題再和母親發生爭執,但是此時她也不知道應該怎麼去說,隻能冷冷的回了句“知道了,我現在一切都好,會每天給你們報平安的“,其他的我會考慮,先不說了,掛了,再見。”

隨著微信電話的掛斷,母親絮絮叨叨的聲音不在迴盪於耳邊,阿凡感覺心裡空嘮嘮的,更加迷茫了起來,但是也更加堅定了暫時不想回去的想法,她想自己一個人出來走走,去看看冇有父母在身邊的生活。

片刻時間,“叮”的一聲手機提示音再度響起,阿凡呆滯的拿起手機,是媽媽和爸爸發來的好多條60秒語音,最後是媽媽微信轉賬轉來了兩千塊錢。

此時阿凡的眼淚不受控製的瘋狂湧出,她深深的將臉藏了起來,像是睡著了一般趴在那裡一動不動,放肆的無聲哭泣。

-了之了!……”聽著媽媽在電話裡又急又氣的聲音,阿凡的眼淚不自覺的在眼眶裡麵彙聚,說不出來是因為委屈還是因為內疚或者是其他什麼。“你不用操心,我就是感覺有點累,想緩一緩,讓我停一停行麼?”阿凡將頭埋進胳膊裡,把臉捂的死死的,聲音壓低,不想讓周圍的人看見自己這丟人的一麵。“你還累?家裡的事讓你操心一點了麼?你襪子我看見了都幫你洗了,你就上個班,你們單位也不忙啊,你累什麼?就最近催你結婚,你也到年紀了,...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